最美人物 当前位置:首页 > 先进典型 > 最美人物 > 正文
退出宽屏
“只要我在一天,就会尽力而为!”
来源:南湖晚报 责任编辑:沈鸿燕 时间:2019-05-14 14:50:24

  今天,记者要带大家走近两位“最美助残人”,他们一个用坚忍的意志为残疾的妻子和儿子撑起一片天,另一个用爱心为热爱绘画的残疾人铺就了一条通往艺术殿堂的大道。

  王引观:嘉兴市“最美助残人”提名奖

  “他们是我最亲的人,照顾他们天经地义”

  一个特殊与不幸的家庭,却从未让这个家的主人退缩。面对因为进行性肌营养不良而需要坐轮椅的儿子王正泉和因为意外导致颅脑重度损伤的妻子,王引观始终不离不弃,用自己瘦弱的肩膀撑起了这个风雨飘摇的家。

  “十几岁的时候发现的,当时他走路都很困难,站也站不稳,带着他四处去看病,后来确诊为进行性肌营养不良。”回忆起带着儿子四处求医的情景,王引观感慨地说,“知道结果的那一刻真是晴天霹雳,他还这么年轻,这一辈子就要坐轮椅了!”

  但是,噩运并没有止步,随着年龄的增长,儿子的病情不断恶化,到了20多岁,王正泉已经完全失去了行走能力,只能坐轮椅。同时,他上肢的肌力也在逐渐变差,最终丧失了生活自理的能力。自此,王引观和妻子便将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到了儿子身上。干农活、打零工、照顾儿子,生活虽然苦,却也是苦中有乐。

  然而,命运再次跟王引观开了一个玩笑。2014年,一次意外导致妻子颅脑重度损伤。三次手术、ICU急救、住院大半年,妻子的性命保住了,但却一直昏迷不醒。这次治疗几乎耗尽了王引观所有的家产,儿子瘫痪没有自理能力,妻子成了植物人,这让原本就不易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不过,妻子的变故并没有压垮王引观,他以强于常人百倍的意志力独自撑起了这个伤痕累累的家。妻子出事后,他几乎寸步不离陪在她身边,固定每两个小时给她翻身、拍背、擦洗,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因为妻子气管被切开,他晚上睡觉衣不解带,一点声响就能把他惊醒,然后起来护理。

  他坚持了一千多个日夜,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没什么好抱怨的,一个是我老婆,一个是我儿子,他们都是我最亲的人,照顾他们天经地义。”被问到是否有怨言的时候,王引观摆了摆手。

  王引观一家的遭遇引起了许多热心人士的关注,大家纷纷伸出援手,对此,王引观既感恩又觉得很愧疚,“没什么能回报大家的,我们只能尽力过好自己的日子,不给大家添麻烦。”在陪护妻子的同时,王引观还挤出时间开垦了一块荒地,常常把新鲜的蔬菜送给帮助他们的人,他笑着说:“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但也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陈玉峰:嘉兴市“最美助残人”提名奖

  培养祖孙两代成为农民画家

  陈玉峰不仅是嘉兴市文化馆的退休美术老师、文化馆研究馆员,还是画乡秀洲农民画创作的主要辅导老师。多年来,陈玉峰一直非常关注残疾人群体的农民画创作,积极指导、挖掘培养了许多残疾人加入到秀洲农民画的创作队伍中去,并给予特殊的照顾与帮助,为后来组建“残疾人农民画创作群体”打下了基础。

  在陈玉峰的“得意门生”中,最令他印象深刻的要属钱胜荣和钱鑫艳祖孙俩。钱胜荣有听力障碍,从年轻时起,他就对农民画有一种近乎痴迷的热爱,闲暇时总会画上两笔,但苦于拜师无门,一直得不到专业的指导和培训。

  2005年,经当地的文化站引荐,钱胜荣找到了陈玉峰。了解到钱胜荣的情况后,陈玉峰非常高兴,有一种“伯乐”遇见了“千里马”的兴奋感觉。

  “我早就有培养残疾人农民画创作群体的想法,遇到钱胜荣后,我知道时机到了。”陈玉峰笑着说,“钱胜荣是秀洲农民画创作群体中第一位有残疾证的作者,很难得!”

  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开启了亦师亦友的相处模式。平时,钱胜荣只要有了创作冲动或碰到什么问题,都会去找陈玉峰,而陈玉峰总是不厌其烦、耐心地给予辅导和帮助,并且尽可能在创作条件上提供方便。后来,钱胜荣要创建个人农民画工作室,陈玉峰和其他文化馆里的老师就多次上门指导。在陈玉峰的帮助下,2009年,“钱胜荣农民画工作室”成功授牌,其后钱胜荣有多幅作品获全国、省、市奖项,个人画室也多次被评为优秀农民画个人工作室。

  对于陈玉峰,钱胜荣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如果当年没有陈老师,我就不会在农民画的道路上取得这么多成绩!”

  几年前,钱胜荣患了肺癌,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钱胜荣把同样有听力残疾的孙女钱鑫艳带到了陈玉峰面前,希望陈玉峰把她培养成一名优秀的农民画家。“好像2005年的场景又重现了。钱胜荣一辈子都投入到了农民画创作中,现在他最后的心愿我肯定要帮他实现。”陈玉峰对记者说。

  于是,遵守对钱胜荣的承诺,从画面布局、线条勾勒到调色上色……陈玉峰几乎将毕生所学都传授给了钱鑫艳。如今,钱鑫艳已经成为秀洲区残疾人农民画创作群体中一位出色的年轻作者。

  如今,秀洲农民画创作群体日益庞大,但无论是集中创作培训还是日常创作活动,只要这些特殊人士需要指导,陈玉峰总是在精力和条件上予以支持,并且在生活和工作中给予关心。“因为他们身体上有某些残缺,所以在农民画的创作过程中往往比健全人要遇到更多困难。”陈玉峰告诉记者,“但他们都非常努力,也是真的热爱农民画。我相信只要对他们足够耐心和给予专业指导,他们每个人都有机会成长为农民画创作群体中的佼佼者。”(晚报记者 付梦婕)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

分享

果博客服果博电话